【情感】最美的年华爱情错位,我只剩下那段温暖惆怅的回忆

2017-08-08 01:42

  -受访人:连月(化名)26岁   -采访人:陈芊本报记者   -采访时间:2015年11月16日   -采访方式:QQ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岁月推着我一天天长大。到了该找对象结婚的年纪,也谈过对象相过亲,可再也找不到那种心心相印的人了。数日前整理书架,翻出了那些诗集,那些我爱的人,爱我的人留给我的诗集,情意都在诗句中,在那隽秀的笔迹里。过往的一幕幕从眼前飘过,我熟悉的脸庞和笑容,慢慢远去淡去。我本该抓住到手的爱情,却因为自己的幼稚终究没抓住。   年少时曾懵懂爱着这样一个人   年少时曾懵懂爱着这样一个人,爱得那样纯粹,那样痴迷。可当这段青春的故事成为往事,隔着长长的光阴蓦然回首的时候,我不知道,我爱的那个人,是否曾经爱过我,哪怕爱过那么一点点。   而那个被我忽略了的,那个一直默默陪伴在我身边的人,他确实是爱我的。我却无视他的爱,就如我爱的他无视我的爱。这个秋天,无意中翻出青春时代的旧物,还有承载着这些旧物的短暂的青葱岁月,才知道自己曾经失去过什么   我是我们年级入学年龄最小的女孩子,入大学时才16岁。呵,我不是什么神童,只不过因小时候家里没人照管,做小学教师的母亲只好早早让我做了小学生,一步步按部就班读下来了。16岁的我虽上了大学,可到底还是个少不更事的小孩子,父亲不放心我小小年纪就独自远行,在接到大学入学通知书的那个暑假,打听到同事的一个孩子在我所考取的那所大学读书,便把我托付给这位学长。   这位学长叫王景瑞(化名),大我5岁,我考上大学的那一年他大二升大三。第一次见景瑞是在西安火车站,父母送我到西安就把我托付给他,前面还有半日一夜的旅程我们才能到达目的地。在西安和父母分开后,眼前这个陌生的大哥哥忽然间就变成唯一能依靠的人。一个初次离家的女孩子那颗无依无助的心就都要着落在这个同乡兼学长的身上了,这样的感情,经历过的人大概都能体会吧。   景瑞哥(我是这么称呼他的)确实不负所托,尽着一个同乡大哥哥的责任。入校以后,但凡报名、安排住宿等等的事务都是他陪着我办,直到把我安顿到宿舍里,一切都收拾停当他才离去。从入校的第一天开始,这个学长大哥哥就成了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人,遇到什么犯难的事情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他。而他,对我始终都是那么好,把我的事当作他分内的事情尽心尽力地去做。不知不觉中景瑞哥成了我的依靠,一颗少女的心初次倾心于这个如兄似父的男子。   爱上他却不会表达,也羞于表达。他在我心目中是难以企及的,是因为年龄差距吧,大我那么多,他像个大人,而我还尚未成年。他是枝干直指云端的白杨,而我只是他脚下的一棵小草,仰视着他,依恋着他。别人怕事多,而我却怕事少,因为他说过有事找他,有些为难的事我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去找他了。站在他寝室的门口小声地叫他出来,他们宿舍的舍友就笑开了,说,王景瑞,你那个老乡妹妹又来找你了。我是他们寝室的常客,可他们却都拿我当妹妹看待,就连男生间最喜欢开的玩笑都不开。我多希望他们能开我俩的玩笑,起码可以因此捅破我和他之间的那层纸。可是,在他们的眼里,我还只是个孩子。   他对我那么好,可他到底喜不喜欢我?我千百次问自己。问来问去,心里却没有答案,一派茫然。若说不喜欢吧,为什么对我那么温柔那么好,难道仅仅是因为受人所托?若说喜欢,我想他能感觉到我恋他爱他,为什么却不做回应。我抄了一首爱情诗送给他,这已是我能做到的最明确的表白了,他低头看了看左手上那张精致的诗笺,眼睛里闪过一丝犹疑,然后很迟疑地伸出右手揉了揉我乌黑的短发。这是他最亲昵的动作,这个动作从此定格于我最美好的年华。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1]   

热门推荐

推荐资讯